null


11月15日,业界知名新媒体《探长读财》对外发布一篇标题为《这3家头部P2P竟是“一家人”?累计交易逾1200亿!》的深度调研文章,引起了中访网和各大财经媒体、社会公众的关注。

据《探长读财》撰文:近日,有网友在给微信公号“探长读财”留言中写道,“总能在网上看到向前金服、向上金服的宣传稿件,这两家平台有关系吗?让人傻傻分不清。”为此,探长读财对向前金服、向上金服的关系进行了梳理,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向前金服、向上金服,以及捞财宝之间疑似一家的关系。

向上金服、向钱金服是“亲兄弟”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捷越联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向前金服)与北京证大向上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向上金服)的唯一股东均是北京捷越联合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捷越联合)。

也就是说,向前金服与是向上金服是“亲兄弟”,两平台的母公司是捷越联合。

企查查资料显示,捷越联合成立于2013年6月18日,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法人代表袁成龙,股东为德润天恒投资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持股62%)、上海杰悦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股38%)。其中,“德润天恒”的股东为马晓军、袁成龙、王晓婷,而“杰悦投资”的股东则是证大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袁成龙是向上金服的CEO,马晓军是向前金服的实际控制人。可以确定的是,向上金服、向前金服是一家公司旗下的2个平台,证大金服同时持有两家平台38%的股份。

探长注意到,除参股捷越联合之外,证大集团旗下还有捞财宝。公开资料显示,捞财宝隶属于上海证大爱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捞财宝成立于2014年1月14日,注册资本2942万元人民币,股东是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持股83%)、上海创由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持股17%)。

企查查资料显示,戴志康是捞财宝的最终受益人,持股比例(加权计算)达到66.4%。

统计结果显示,捞财宝、向前金服、向上金服3家平台累计成交1249亿元,借贷余额222亿元。三家平台目前均已上线银行存管,且均在存管“白名单”之内。

null


据互金商业评论统,北京地区平台待收排行榜显示,捷越联合(向前金服)137.86亿元排在第7名,但如果算上向上金服的待收38.92亿元,捷越联合172.58亿元待收将排名排在有利网的前面,挤入第6名。

null


不过探长读财注意到,捷越联合在披露运营数据方面存在前后矛盾。

向前金服官网披露数据显示,截至10月31日,平台借贷余额133.66亿元,但捷越联合(捷越联合平台APP应用:向前金服)在互金协会信披系统中披露数据显示,截至10月31日,平台借贷余额为137.86亿元。两者相差4.2亿元。

null



null



null


捷越联合的实控人是证大集团?

捷越联合在互金协会信披系统中披露的信息显示,袁成龙、马晓军、王晓婷是捷越联合的创始人。探长注意到,袁成龙此前曾在玖富、汇达财富、融通汇任职,而王晓婷曾在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宜信风险管理中心任职,两个均毕业于北京大学。相比而言,马晓军的主要经历是股份制商业银行高管。

null


让人奇怪的是,创始人之一的王晓婷只负责风控,而袁成龙、马晓军则分别担任向上金服的CEO、向前金服的实控人。尤其是袁成龙,以向上金服的CEO的身份出席各种活动、接受媒体的采访,成为向上金服的名片。

探长读财还注意到,捷越联合成立于2013年6月18日,但2013年8月9日就获得上海证大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入股。据此计算,捷越联合自成立到获得证大集团投资,中间相距不到1个月的时间。

企查查资料显示,捷越联合在全国共有352家分支机构,而证大财富在全国共有135家分支机构。不过,证大财富早在2011年12月就已在全国开设网点,而捷越联合开设网点多从2013年7月开始。例如,捷越联合海口第二营业部成立于2013年7月4日、捷越联合中山第一分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10日、捷越联合重庆一分公司2013年7月3日。

让人意外的是,成立不足一个月的捷越联合,有能力在全国迅速开设网点,显然不光需要资金,更需要运营管理经验,而这或许只有2011年就开始积累的证大财富能做到。

种种迹象表明,袁成龙、马晓军、王晓婷明面上虽是捷越联合的创始人,实际上则很可能是职业经理人。捷越联合的实际控制人很可能证大集团。果真如此,捞财宝、向前金服、向上金服其实是一家。

捷越联合涉“砍头息”及暴力催收

探长读财注意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北京捷越联合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共有2524个结果,其中涉及民间借贷的案件多达2194件。从案件信息来看,很多借贷纠纷虽在2018年立案,但借款发生时间却多在2014年以前,且多数借款均以王晓婷个人名义对外出借。

以《王晓婷与吴咏琦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为例,该案的借贷发生时间为2014年6越3日,借款金额56425.47元,每月还款2646.67元,还款期数为24个月,但借款人换完4期之后不再还款。为此,出借人王晓婷起诉借款人吴咏琦,该案于2018年3月19日立案,2018年9月25日宣判。

根据原告王晓婷的诉讼说明,借款人吴咏琦尚欠款47905.14元,但法院认为原告在很粗接资金时,预先扣除了相关费用,依法应以实际出借的金额4万元认定为借款本金。这也意味着,法院不支持捷越联合的“砍头息”行为,另外法院只支持年化24%业内的利息及罚息,超过24%部分法院不予支持。

null



null


聚投诉网站显示,涉及“捷越联合”的投诉共141条,解决投诉2条,解决率1.42%。探长注意到,有关捷越联合投诉的关键词是“暴力催收”。

2018年11月5日,丁女士发布投诉称,(捷越联合催收)多次微信恐吓自己,骚扰亲朋好友,还拿孩子威胁自己,希望聚投诉严肃处理。

null


2018年10月26日,欧阳女士发布投诉称,其在捷越联合湘潭分公司业务员介绍下贷款4万元,到手只有3.7万元,已还款6期,每个月还1998.6元,由于家庭困难周转不开,经主动沟通与对方协商每个月还款600元,但捷越联合依然暴力催收,爆通讯录并打电话威胁家里老人。

null


且不说捷越联合暴力催收问题,就欧阳女士的反馈,捷越联合贷款4万元,实际到账3.7万元,涉嫌“砍头息”比例高达7.5%。当然,不排除“砍头息”由业务员私自拿走,但这也说明捷越联合在管理上存在问题。

今年5月18日,山东省威海市荣成市防范和处理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市民发布风险提示,直接点名捷越联合荣成分公司、恒昌汇财石岛、荣成分公司等8家网贷机构未向荣成市金融监管部门提交备案登记相关材料,在该市涉嫌违规从事相关金融业务。

随后,自媒体“互金见闻”报道称,捷越联合被爆还有线下理财门店,向前金服存在错配问题。


上一篇:行业渐显回暖迹象 P2P投资仍需谨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