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二季度,在监管政策收紧、网贷备案再次延期的背景下,行业出现了一波平台“跑路、清盘”的高峰,其中包括以唐小僧、联壁金融为代表的非法集资平台,它们打着P2P的旗号,干着违法的勾当,还让网贷行业背上了骂名;还有以投之家、永利宝为代表的实控人恶意跑路事件,对整个网贷行业的信心也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当然这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P2P平台,因为基本功不牢,资产风控和业务流程没做好,再加上期限错配、资金池等不合规的操作,在借款端逾期和出借端紧缩的夹击下,只能选择退出。在这样的行业氛围下,网贷出借人的信心遭受重创,资金外流明显,不仅仅中小平台受影响,就连行业的头部平台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牵连。

  据网贷评级组监测数据显示,自6月1日以来截至7月20日的这波问题平台高峰期内,6月份72家,7月份208家,累计贷款余额分别约为130亿元、620亿元。7月份问题平台无论从环比还是同比来看,均远远超过以往数据。6月30日作为之前监管备案的关键时间节点,是一个比较明显的分界线。

  图2-1 网贷行业新增问题平台分类情况

  数据来源:大数据研究院

  为什么会出现这一波平台密集跑路呢?评级课题组认为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原因:

  一、最根本的原因是平台的资产端质量太差。非法集资、恶意诈骗、假标自融的平台除外,这一波问题平台无一例外都是资产端出现了问题。而资产端质量差,最直接的原因是平台的风控实力不济,对出借人的风险识别能力太弱,加上一些平台盲目做大规模,加剧了资产端的恶化。

  二、监管政策的不断收紧是主要的外因。随着监管层“限额”、“双降”的落实,合规性方面的要求,扫黑除恶的推进。很多平台在存量清零、资产转型,以及贷后催收方面陷入了困境,对于逾期项目平台又无法兜底,只能选择清盘退出。

  三、备案延期成为压垮部分平台的最后稻草。行业里面有一部分平台是专门冲着“备案套利”去的,他们一般成立时间较短,体量小,按照监管的要求展业,但这些平台基本都属于亏损运营,靠股东的资金在强撑。原以为在6月30日可以备案,之前准备的“粮草”也刚刚够平台维持运营到6月底,现在备案延期,很多平台无力承受后续的投入,也只能退出。

  四、个别上市公司抽P2P出借人的血续命。投之家、爱钱帮等平台是典型的案例。有一些上市公司,本身已陷入绝境,在信贷紧缩期找不到续命的资金,于是想到控制一家P2P公司,然后在P2P平台上用空壳公司的名义发假标自融,结局可想而知。

  五、“老赖”借款人恶意逃废债。有一部分借款人,为了逃避债务,结成“老赖联盟”,拖垮平台。他们商量好一起逾期,然后散布平台暴雷的消息,一旦投资人报案,经侦接入,平台停止运营,借款人就以为可以不用还钱。

  网贷评级组认为,这一轮暴雷潮的原因是网贷行业多种风险叠加,只不过其中夹杂了太多“玩家”的利益纠葛,剧情也不断刷新大家的认知,再加上平台退出机制尚不完善,所以在出借人群中造成了一定的心理恐慌。

上一篇:187条新规或分级四类管理 行业呼吁稳定政策环境

下一篇:存管银行逃离P2P 积极设置风险预警功能